【岑溪】紧急通知!(重要):据岑溪零距离网获悉,公安网监今天早上06:00晚上 24:00紧急通告,请大家要速传!如果你收到一张带有《微信红包》转账88元,188元,288元的图片,在任何环境下请不要打开它,且立即删除它。如果你打开了它,你极可能会被盗取手机里所有相关信息。据岑溪零距离网获悉,这是一个新的病毒,已经确认了它的危险性,而杀毒软件还不能清除它。它的目标是盗取手机联系人信息,手机绑定银行信息。请收到的,马上转发给你所有亲人和朋友单位同事,让更多的人警惕提高安全意识。据岑溪零距离网获悉,这次病毒猛烈仅次于灰鸽子、熊猫烧香,是难以彻底清除和删除。据岑溪零距离网获悉,现在有不法分子在网上传新版人民币视频,请不要打开,应立即删除,它也是病毒,特别是手机上有支付宝,手机银行等帐号的。紧急通知: 凡是收到来路不明的电话、链接、图片、视频、群友邀请等信息,请广大网友不要好奇或轻易点击打开,请各位网友及时转发此信息给你的亲朋好友,以免他她们遭受损失! 【揭秘】大唐天下,又一个精美包装下的庞氏骗局(真相) 【岑溪】关于开展社会治安大整治的通告 【重磅】高房价等影响生育 中央要求40部门推进“二孩” 定了!10月1日起全面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最新) 3月起,不带身份证,你哪里也进不了! 【把好命门】学会安全实用的“荷式开门法”(视频) 一旦发现这种背包的人,请立即报警!(图片) 岑溪人快看,这些都叫失信(图) 一个岑溪人眼中繁华的夜青岛(视频) 岑溪人注意了,这些失信行为将影响你买房和旅游! 2.5天休假制正式落地广西!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和单位在每年5月1日至10月31日期间实施! 【真相】输液时这事你千万别干!.... 【重磅】岑溪可办理跨省居民身份证啦!全国异地办理居民身份证系统正式开通! 岑溪女子们注意了,眼见不能当真 “老板”套路深小心被骗! 【震惊】中国式污染,远比我们想象的严重(图) 中国农村9大公害 个个触目惊心! 【惨案】当你玩手机的时候,孩子可能已经死了!(图) 电动车 想说爱你不容易(图) 2017史上最严新交规出台,稍不注意就扣12分! 【广西】迟来的新规 水源区禁种速生桉 限4年内消灭 违者罚(图) 广西开展清桉限桉退桉"攻坚战",多地清理速生桉任务将达400万亩(图) 2017年一批新规今天正式实施! 岑溪市全面推行"河长制" 维护河流生态安全 【重磅】趋势?15年内银行将消失! 【喜讯】岑溪古典鸡正式获批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图) 澳门同胞情满岑溪 八载关爱心系学子! 同心关爱山区学生 大隆合和小学之旅! 权威发布:身份证报失后将即时失效!无法再用! 公车将粘贴专用标识 接受举报和社会监督! 以170/171开头号段电话多用于诈骗”! 奶奶的心灵鸡汤:做你喜欢做的事,就从现在开始! 【岑溪】同行爱心路 点亮童年梦! 【最新】爱生活融E购传销组织开年会被警方一锅端,缴获大量银行卡和车辆36人被刑拘(图) 岑溪人可别上当了!快看这7类极具欺骗性新型传销! 如今的微信,你还能信吗? 【震惊】真实的马云?让马云万万没想到的....(附图) 很多人都干过这件事,其实被抓住是要坐牢的!你干过没有?
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母爱】一单亲妈妈送脑瘫儿进哈佛:29年前 我只要他能活着!(视频)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2-9 14:20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255

    主题

    378

    帖子

    604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048

    突出贡献荣誉管理

    分享到:
    发表于 2017-5-20 10: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报料有奖

    马上注册,享用更多功能,结交更多好友,让你轻松玩转零距离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一单亲妈妈送脑瘫儿进哈佛时吐露了埋藏了29年的心底话:“29年前,我只要他能活着!”
    有一次,去按摩的路上遇到大雪,我骑自行车带着儿子不小心滑进了水坑里。我把他扶起来,自行车倒了,把自行车扶起来,他又倒了。等把他抱上自行车,走到医院,已经成了泥人。
    c736af1bee8247d5a9be4b865e49416520170519163627_结果_结果.jpg
    图:2015年7月,邹翃燕参加儿子的研究生毕业典礼
    邹翃燕埋藏了29年的秘密被揭开了。
    母亲节后一天,她将脑瘫儿子送进哈佛的故事,登上了微博热门话题。
    29年前,儿子丁丁(第二个丁读zhēng,记者注)因出生时宫内窒息,被医生判了死刑——“不是傻就是瘫,建议放弃”。母性本能驱使邹翃燕做出选择。她决定赌一把。“我只要他能活着”。
    这二十多年,丁丁的身体缓慢恢复,从外貌上已经和正常人没有区别。十年前,他考上了北大,再过几个月,他将从哈佛毕业。
    5月16日上午,这位54岁的母亲说起29年前的生死抉择、独自一人带孩子的艰辛,以及生活给予她的重击时,语速轻快,云淡风轻。说到儿子一点点的改变时,不时笑出声。
    作为单亲妈妈,她没法去跟别人诉说这其中的痛苦。“说了又能怎样呢?别人安慰你几句,陪你掉几滴眼泪,有什么效果呢?路还是得你自己走,日子还是得你自己过,我不是那种希望被人同情的人。”
    她也不觉得自己有多伟大。“我只是运气不好,但我接纳了,做了我该做的和能做的。”
    717026639a444f9ea8e1000e0edf2c0020170519163628_结果_结果.jpg
    图:丁丁7个月大时和母亲在一起。
    我是妈妈,我不能放弃他
    1988年,我25岁,是武汉幼儿师范学校(现武汉城市职业学院)的一名老师。那一年,我做了母亲。
    江城夏季炎热,7月份,我被送到荆州的婆婆家待产。
    7月18日上午6时,我被送进荆州市下属的一家县级医院。那时正是医院早上交接班时间,我在产床上躺了两个小时,等医生接班,孩子已经出现宫内窒息的症状。9点30分,孩子出生。7斤6两。
    因出生时出现过窒息的情况,孩子一生下来就被送到市区医院抢救。
    在病床上,我很着急。四天后,第一眼看到孩子。他身上没洗干净,皱巴巴的,护士给他打针,由于血管太细,半个多小时扎不进针,护士豆大的汗珠滴在他脸上,什么反应都没有,眉头都不皱一下。旁边的小孩觉得疼,会哭,他不会。
    医生说,孩子宫内窒息,曾气管插管给氧抢救,出生次日有抽搐的情况,可能是重度脑瘫,颅内有出血,但现在孩子太小,做不了CT,无法确认血块有多大。接着,她分析,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血块压迫大脑,影响认知,会痴呆;一种是压迫小脑,影响运动神经,会瘫痪。简单来说,这个孩子,要么傻要么瘫。医生下达病危通知时说,你们还年轻,以后还能生健康的宝宝。这一个,建议放弃。拔掉输氧管,几分钟就结束了。
    我当时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好像不是踏踏实实站在地上,是飘起来的,在空中浮着。医生后来说了很多,但我感觉她的声音越来越远。
    在医院的走廊里,我放声痛哭。我觉得不公平,我明明这么努力,为什么厄运会降临在我头上。我是做了那么充分的准备在等待这个生命啊。
    那十个月,我对着《孕期指南》的食谱吃东西,我以前从不吃猪肝,但书上说猪肝和动物肝脏对孩子视力形成有帮助,我就吃,吃了吐,吐了继续吃。我改掉了以前晚睡晚起的习惯,早上起来给他读诗,晚上睡前给他放胎教音乐,就希望他能有个好的生长环境。
    那时候,我最喜欢日本女作家黑柳彻子的自传体小说《窗边的小豆豆》。我常常摸着自己的肚子和他说话:你以后是不是会像小豆豆一样可爱?你会不会比他更乖一点?不管你是男孩女孩,小名就叫“豆豆”了。
    这十个月,我们虽然没有见面,但我和他有过那么多交流。我是妈妈,我不能放弃他。
    医生再次征求意见时,我说我不想放弃,我只要他能活着。
    我记得,当时病房里有两个特危孩子。有一天早上,我醒来时发现,隔壁床的孩子不见了,夫妻俩也不见了。医生说,他们放弃了。
    我看着自己的孩子,不哭也不闹,突然想起了《诗经》里的“伐木丁丁,鸟鸣嘤嘤”。树木倒下也能发出一些声响,要是我的孩子也能给世界留下一点声音和动静就好了。我给他取名“丁丁”。
    开始我是假装坚强,装久了,就变成真的了
    十几天后,我们出院。回到家里,我才感觉到害怕。躺在身边的儿子,头都抬不起来,直流口水,我就睁眼看着,发呆。脑子里好像想了很多东西,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他要是真傻,怎么办?
    孩子半岁时,我带他去医院看智力专科。他从小吃药比吃饭还多。但一直无法确定智力是否存在问题。但他三个月大时,我给他看彩色气球,从他眼珠子的转动来看,他好像是可以分辨颜色的。我很兴奋,那会儿就觉得,他至少是不傻的。
    他八个月大时,医生确定,这个孩子智力没问题。但当年的宫内窒息还是给他留下了后遗症。医生的诊断是,智力正常,但左轻偏瘫,左脚活动不灵,走路不协调,有运动障碍。
    别的小孩两岁就能走,他不行,只能扶着摸索,抓力和握力都很差,3岁才学会走路。我一边在家里帮他训练,一边带他去医院做康复按摩。
    df0ee2bb19874259b7fc38ed962a2f3d20170519163629_结果_结果.jpg
    图:丁丁三岁时学会走路。
    对他来说,写字和用筷子都是非常痛苦的经历。别的小孩轻而易举完成的事情,他要花费几倍于别人的时间。为了训练他的握力,我和他比赛撕纸,用了一年,他才能撕出花样。他握不住笔和筷子,我就和他比赛递东西,直到他能拿稳重物,又是一年。
    我每周要带他去做三次全身按摩。每次一小时,晚上七八点过去,六七个人围着他,按手、按头,按脖子,最后一个步骤是揪起背上的皮,一点一点碾。很疼,其他小孩哭,家长跟着哭,家长一哭,孩子哭得更凄厉。
    最开始,丁丁也哭。我跟他说,你哭了就不疼了吗?如果哭了不疼,那你使劲哭,我也帮你哭。如果不是这样,咱们就不哭了。
    后来我就看着他在病床上,咬着牙不哭,吸鼻子,哼哼。我心里很难过,知道他疼,但还要跟他开玩笑说,背上卷皮都卷出一朵花来啦。
    有一次,去按摩的路上遇到大雪,我骑自行车带着他不小心滑进了水坑里。我把他扶起来,自行车倒了,把自行车扶起来,他又倒了。等把他抱上自行车,走到医院,已经成了泥人。
    孩子10岁那年,我和丈夫离婚,但从儿子上幼儿园,我们就在谈离婚。分歧在当年决定要不要抢救儿子时就有了,他主张放弃,我不同意。后来他跟我说,以后孩子你养。我当时就赌气一样说,我养就我养。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太苦,又没有精神支撑。我会问自己,值得吗,犯得着吗。有一回,他半夜起来上厕所,卧室门反锁了,我从7楼阳台翻进他卧室,把门打开。十几分钟里,整个人是瘫软在地上的,要是我从楼上摔下去怎么办呢?那时候就想,如果我撑不下去,就带他一起走,没有我,他怎么活。
    有一回,我晒洗枕套,发现白布里面有褐色斑点。儿子问我这是什么。后来想想,可能是泪痕,做梦时无意识哭,留下来的。有时候真得太焦虑了。
    我没法去跟别人诉说这种痛苦。说了又能怎样呢?别人安慰你几句,陪你掉几滴眼泪,有什么效果呢?路还是得你自己走,日子还是得你自己过,我不是那种希望被人同情的人。靠同情没法过日子,还不如不哭。
    其实开始我是假装坚强,因为我儿子需要我,我不坚强,儿子怎么办。装久了,就变成真的了。儿子这件事,我真的在乎,真的难受,但我假装不在乎,不难受。摆在面前的坎,等我闯过一次、两次,回头再看,我发现,我还挺能干的。
    d1f1fa61c35b4902b752bbd49432010120170519163630_结果_结果.jpg
    图:丁丁和母亲邹翃燕。
    你怎么证明自己不是个苕?
    我自学了家庭按摩。他放学回家,我就帮他按摩。
    他在一点点恢复。上小学时,学校离我们家步行十来分钟,他走起路来,左腿还是没劲,耷拉着,比正常人慢。一个绿灯的时间,他过不了马路,红灯亮了,他站在斑马线上,朝来往的车辆示意,车都会停下来。
    小学时,每次考试,因为他写字慢,我得跟老师申请给他延时。四年级以后,他的速度也逐渐跟上了。我们有个策略,做过的部分要保持正确率,这样的话,即使答不完题,也能有很好的分数。
    d8b38ef15c2d40cba2564ad7a81a6f1620170519163631_结果_结果.jpg
    图:邹翃燕近照。
    我最担心的是身体原因会让他产生自卑心理。他小时候,我给家里买了很多玩具,吸引大院里的小孩儿到家里来和他一起玩,毕竟他不能和其他孩子一样去跑去闹,医生说,如果发生冲撞,再伤到头,就前功尽弃了。
    我用让他复述《天气预报》和《新闻联播》的方式去训练他的记忆力和思维能力。小学低年级时,他喜欢跟大人们讲新闻里看到的东西,讲苏联解体。大人们都表扬他。这无形中增强了他的自信。
    初一时,我试着让他去参加军训,融入集体。但提前也给老师打了招呼,如果他做不到,希望教官不要批评他。向左转,他慢半拍;抬腿、正步走,他也不行。教官从没批评他。别的孩子有意见了。教官就说,人家是脑瘫儿。后来同学们编顺口溜骂他,“丁丁是个苕(武汉方言“傻”的意思,记者注)”。
    他给我打电话说不想上学了。我当时正在贵州学习,坐了30个小时火车赶到学校。课间10分钟,我走到讲台上,跟孩子们说了丁丁的情况,还跟他们说,如果上天不眷顾你,让你身患疾病,你已经很痛苦了,还遭到辱骂,你不难受吗?我声音是有些哽咽的,孩子们可能被这样的场面震住了。全班寂静无声。
    出门我就跟儿子说,你怎么证明自己不是个苕?退学能证明吗?不行,你只能靠优异的成绩来证明自己。
    后来,他的成绩一直都在年级上游。
    我年轻时的心愿就是读北大,只是后来上了湖北大学中文系。他刚懂事时,我跟他说,北大是我非常想去的地方,你要帮妈妈完成心愿。他说,你放心吧。后来,他真的以660分考上了北大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
    c6b3190a901942bab14e6ecd45e7a48320170519163633_结果_结果.jpg
    图:2015年7月,邹翃燕在儿子的毕业典礼上。
    接到通知书时,是个傍晚。我看到那张白底红字、写着“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眼泪真的要掉下来了。他倒是挺冷静的,一直在担心到北大去学习跟不上了怎么办。
    本科毕业后,他又被保送到北大国际法学院。这次换专业也和他的身体有关系。尽管他现在看起来和正常人没什么差别,但很多精细化的工作还是没法完成。比如,他无法控制手指的力度,往试管里滴试剂,有时候多了,有时候又少了。别人一天能做两场实验,他可能一天都待在实验室里,也做不完一个。
    哈佛是他毕业、工作以后申请的。他原本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法务,但感觉职位太过边缘,想继续读书,就申请了哈佛大学法学院的LLM(相当于国内的法学硕士,记者注)。其实只有一年的课程。去年夏天去的,今年夏天就要毕业了。
    原来这样的家庭有这么多
    儿子的事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坎了,我已经跨过去了,其他的困难,对我来说已经云淡风轻。明年我也将送走我的最后一届学生,享受退休生活。
    有人说我给了儿子两次生命。从某种程度上说,是没错的,当年要是我签字,他就没有命了。他自己也说,我是他的精神导师,亦师亦友。
    812cfba762ca46d394b0b613a3b7d85e20170519163634_结果_结果.jpg
    图:丁丁20岁时的照片。
    有人问我,如果儿子没有考上北大、没有进哈佛,只是平庸之辈,我后不后悔当年的选择和付出。我真的不后悔,我的初心就是我的孩子健康快乐,能有所作为更好,从没想过一定要他上北大。
    丁丁考上北大以后,身边陆续有同事、朋友知道了他的状况,介绍了一些有脑瘫儿的家庭给我。我才发现,原来这样的家庭有这么多。以前我只顾自己,觉得自己是个案。那时候才发现,原来大家都找不到方向,迷茫,甚至很沮丧、痛苦、失望。
    我跟儿子商量,能不能把我们的故事告诉大家,给同样境遇的孩子和家长一些鼓励,让他们有信心走下去。治疗总比不治疗要好,多一些坚持,少一些放弃,这些孩子或许都能成为可以自立的人。
    我儿子同意了。我们的故事被更多人知道。
    很多家长来加我微信、QQ,有语言发育不好的,脑积水的,都来问我,他们应该怎么办。我给不了他们切实的帮助,真的,我不是医生,怎么治疗,我也不懂,只能跟他们说,到医院去,坚持治疗,自己可以主动学习一些按摩方法,这才是积极的态度。
    作为母亲,我也理解他们。他们可能也没想从我这里得到专业帮助,只是需要一些精神上的支持吧。
    现在医学水平比二十多年前高很多了。我不能说坚持一定会有奇迹发生,但坚持总比放弃好。放弃治疗就是放弃了希望,放弃了孩子的未来。
    我总会想到当年曾和丁丁一起做按摩的一个小男孩,因为太疼,那个小孩坚持了一个月,没有再去了。后来碰到他家长,说他只能待在家里,行动依旧不便......
    附视频:讲述单亲妈妈如何将脑瘫儿子送进哈佛:

    谨转发此文献给所有需要照顾自己小孩的母亲们,在人间,愿你们少一点痛苦,多一份伟大。愿你们的孩子像平常人一样健康快乐成长。欢迎岑溪的网友加入QQ群116815873互相交流,共同成长。如果你的小孩不幸患有脑瘫、脑积水、脑发育迟缓等疾病,请您在阅读此文章后面附上你的留言,我们愿意免费为你提供为所能及的帮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主题

    62

    帖子

    71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15
    发表于 2017-5-21 07:05:18 | 显示全部楼层
    眼睛好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岑溪事·零距离 专业服务 全心全意 | 生活·交流·购物·互动·合作·分享 | 岑溪零距离网站 办公地址:岑溪市思湖路107号 24小时服务电话:18877405810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